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斯博国际app > 文章 > 文章詳情

許英明:澳門助力“一帶一路”:讓世界更容易了解中國

201812月,國家發展改革委與澳門特區政府簽署《支持澳門全面參與和助力“一帶一路”建設的安排》,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進入新時代。澳門作爲較早的中西方貿易、文化、技術交流中心和中國對外開放的窗口、橋梁和通道,在順應“一帶一路”推進的大勢中,需找准定位,明確參與配合國家發展方向,更好發揮澳門“一國兩制”、中葡平台、自由港、祖國腹地等優勢,全面提升服務“一帶一路”能力。

多項優勢共推澳門加入“一帶一路”隊伍

一是地理區位上,澳門是國家區域合作中的重要地理節點。在“一帶一路”倡議的大格局中,澳門屬“絲路新圖”的“南線”範疇,可以溝通福州、廣州與東盟國家的城市,如河內、吉隆坡、雅加達、加爾各答及歐盟拉丁語系國家的城市如裏斯本、威尼斯等城市,可以支持福建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深化港澳台合作,打造粵港澳大灣區。

二是自由港方面,澳門的貿易和投資經濟體系開放。一方面,澳門奉行自由市場經濟制度,屬于獨立關稅區,實行簡單及低稅率的稅制,沒有外彙管制,資金進出自由;另一方面,澳門與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保持貿易往來,其商業運作准則與國際慣例接軌,投資營商手續簡便。

三是與葡語國家的傳統聯系優勢。由于曆史原因,澳門天然地與以葡萄牙社會爲模板的葡語系國家有著交流合作的基礎,也因此在充任內地與葡語系國家經貿合作的紐帶和橋頭堡方面有著天然的優勢。一方面,其與葡語國家語言相通、法律近似爲交流合作提供便捷;另一方面,澳門是世界旅遊目的地,其以中華文化爲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獨特之處,可以讓世界更容易了解中國文化。

四是澳門兼具“一國”和“兩制”的雙重優勢。澳門擁有自己的金融、稅收、財政體系以及其它一系列的關稅、貨幣、外彙、自由貿易政策,因此澳門在與外國及地區,特別是東盟地區貿易交往時,與內地其他省份相比較而言,還是具有一定的制度優勢。

澳門參與“一帶一路”定位再思考

第一,直接連接國內外市場的樞紐。澳門在“海上絲綢之路”中的區域位置不可替代,其與香港、珠海橫琴新區及廣州南沙和深圳前海等多個“一帶一路”經濟增長點和試驗區合作密切,可助力澳門成爲面向中亞、南亞、西亞國家的通道、商貿物流樞紐、重要産業和人文交流基地,成爲中國聯系廣大歐洲國家的經濟貿易和文化交流的中心。

第二,中葡商貿服務平台。在“一帶一路”框架下,通過澳門的中介服務和在澳門建立起來的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良好的“生態圈”,打造中國與葡語國家産能合作平台、中葡貿易合作綜合服務平台等,爲政府、組織、企業之間各層級的互動提供便利和良性刺激,促進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商貿合作。

第三,服務“一帶一路”的區域性商貿合作金融服務平台。近年來,澳門金融業持續快速發展,尤其是在業務國際化、經營多元化等方面。澳門可進一步拓展人民幣離岸業務,完善澳門銀行在內地特別是廣東珠三角地區的經營網絡,支持更多的國際銀行特別是葡語國家銀行進入澳門發展,繼續積極發展融資租賃、資産管理、債券市場等金融服務業,以助力“一帶一路”建設。

澳門助力“一帶一路”落地再出發

首先,澳门应发挥财政充裕优势,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投资、融资平台。通过澳门基金会等主体参与亚投行和丝路基金,参与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能合作、基础建设等具体行动中去,在 “一带一路”建设中和国际融资市场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同时,还应积极参与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积累国际融资经验,提升澳门金融人才的专业水平和国际视野,提升金融服务能力。

其次,澳門應發揮與葡語國家聯系緊密優勢,將中葡平台融入到“一帶一路”建設當中。盡管大部分葡語國家不在“一帶一路”地域內,但很多國家已經積極參與或受益于“一帶一路”建設,例如葡萄牙和巴西都已加入亞洲基礎設施與投資銀行,此外還有更多合作項目、意向或行動正在進行中。

同時,重點對接澳門的會展、産能合作、旅遊業等既具有發展潛力,又符合“一帶一路”方向的領域。如配合中醫藥“一帶一路”發展規劃,發揮澳門中醫藥基礎和優勢,助力中醫藥“走出去”。

再次,深化粵澳合作、閩澳合作,用足用好《CEPA(內地與澳門關于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貨物貿易協議》,加強與內地的聯系,夯實祖國腹地優勢,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粵港澳大灣區,發揮粵港澳作爲海上絲綢之路重要樞紐的獨特作用,攜手參與和助力“一帶一路”建設。

一方面,密切關注內地因“一帶一路”建設而形成的全方位開放新格局下的相關改革措施,積極了解內地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發展需求,特別是主動配合內地的改革和開放方案、試點舉措,積極參與其中,提升澳門服務“一帶一路”能力。

另一方面,充分發揮澳門與葡語國家聯系緊密的優勢,一是吸引國內資本參股成立投資基金,方便內地資本和企業借道澳門,加快對葡語國家礦産、能源等收購和投資;二是充分發揮中葡合作發展基金作用,以該基金管理部門遷往澳門爲契機,讓澳門企業以“以大代小”等方式用足用好中葡基金;三是建設“蘇澳合作園”的同時,與內地共同成立投資基金,促進澳門資本拓展內地市場;四是澳門與內地一起合作,成爲內地與澳門共同開展葡語國家業務的平台,在“一帶一路”框架下,配合國內企業“走出去”及國外企業“請進來”;利用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台以推動國內省市自治區與葡語國家的合作發展。

最後,第三方市場加入合作隊伍。“一帶一路”連接活躍的東亞經濟圈和發達的歐洲經濟圈,歐洲國家有高端技術,而中國有強大的制造能力及高端技術市場化能力,中國與包括葡萄牙在內的發達工業國家合作開發第三方市場,其一可以規避不必要的競爭,贏得更大發展空間,實現互利共贏;其二可以體現國際産能合作的系統效應;其三可以在更大範圍優化配置資源力量,爲改善全球治理和世界發展不平衡提供新模式。

 

 

本文發表于《中國經濟導報》2019年02月01日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作者系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主任、副研究员)